出版的多样性:好的,坏的,以及你如何帮助做出改变

2019年5月23日,星期四

在过去的几年里,出版业的多样性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并激发了许多倡议和社交媒体活动,呼吁在书籍中增加更多的代表性。从#WeNeedDiverseBooks到#OwnVoices运动,大家一致认为,我们需要在出版业有更大的代表性和包容性。

快速浏览一下劳动力的构成和正在生产的书籍的类型,就会发现令人担忧的原因:

  • 2016年,儿童出版商Lee & Low Books出版了《多样性基线调查调查显示,出版业工作人员中白人占79%。
  • 2018年合作儿童图书中心收到的大约3644本书中,404本有重要的非洲或非裔美国人内容/字符,54本有重要的美洲印第安人/第一民族内容/字符,312本有重要的亚洲/太平洋或亚洲/太平洋美国人内容/字符,249本有重要的拉丁内容/字符。来源:https://ccbc.education.wisc.edu/books/pcstats.asp

众所周知,出版业以白人为主,我们有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但向更包容的文学文化迈进的进程一直很缓慢。

所以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为什么要关心?

多样化的书籍不只是为多样化的人准备的。它们属于我们所有人。书比一堆文字更有力量。他们可以帮助建立文化理解的桥梁,促进宽容,使不同于我们自己的身份正常化,并允许人们培养对其他文化的欣赏。

尽管有这些统计数据,但也有好消息和坏消息。

好消息

好消息是出版的崛起在出版行业的多样性和代表性方面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曾经被视为禁忌的自助出版为作者打开了一扇门,他们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出版自己的书,不需要代理,图书交易,或出版公司的批准。对于那些一直在焦急地等待出版席位的边缘化作家来说,自助出版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声音出现的途径,而不需要一个席位或一张桌子。

多样化的作者现在有能力写出和发表读者想要的故事,但是传统出版商不会投资,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大众市场吸引力。

我成长于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狂热的读者。我是读着《南茜·德鲁》、《朱迪·布鲁姆》和《保姆俱乐部》等书长大的。我记得当时很难找到像我这样人物的书。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意识到这些年来有多少东西没有改变,我想为此做点什么。所以,当我在2013年决定开始自助出版我的书时,我专注于填补市场上的种族多样性差距。

开了自己的出版公司因为我想要自由地写我想看的书,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创作。这意味着我需要完全的创作控制权,而这是你不可能做到的传统的出版路线

通过自主出版,我能够让人物栩栩如生,他们是我想要的深棕色或浅棕色,丰满的嘴唇和鼻子,像辫子和爆炸头一样的发型,还有像Makayla这样的名字。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使我的作品既独特又必要,这也是为什么自助出版对我和其他弱势作者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在Instagram上查看这篇文章

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被嘲笑过各种各样的事情。这并没有真正困扰到我,因为我妈妈教我不管别人怎么说都要爱自己,所以即使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也没有受到困扰。然而,我确实记得14岁时求妈妈帮我烫第一次发,因为我厌倦了一头蓬松的头发(也就是烫得发根很蓬松,因为亚特兰大的炎热不让我变好)。话虽如此,我还是想写一本歌颂两个黑人孩子的书,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他们爱着自己天生的样子。我调查了我的Facebook粉丝(搜索作家Crystal Swain-Bates加入俱乐部…),看看他们的孩子被嘲笑了什么。我的书《自然的我》就是结果。这里有一个窥视内部……"我被巧克力糖包裹的皮肤我下巴上的小酒窝我的鼻子,我的嘴唇,我的头发属于我,这很好! "向@snapped360photos大喊,因为她用相机施展了魔法!!

分享的帖子水晶Swain-Bates(@cswainbates)

坏消息

很明显,我的书有很多饥渴的读者,但我遇到的一个主要挑战是,我的书只给黑人儿童看的误解。这是由于一种不恰当的信念,即所谓的“多样性书籍”只能被同一种族的读者所欣赏。例如,当一个白色字符是孩子们的书它被普遍接受,并被认为适合所有种族的孩子。但是当一个黑人角色成为这本书的主角时,它被认为只适合黑人儿童。

是的,我创造了以黑人角色为特色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非黑人的人不能学习或欣赏这些角色。对所有的孩子来说,阅读以不同角色为特色的书籍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挑战他们从自己的个人经历和个人外表之外去看。

遗憾的是,在2019年,你仍然有孩子,他们很少看到自己在他们读的故事中被描绘。当孩子们阅读书籍时,这种不可见性可能会造成相当大的伤害,他们会想,为什么书不够好或不够重要,没有关于它们的故事。

尽管作为规避出版守门人的一种方式,自助出版正在兴起,但坏消息是,一旦一本书出版,作品并没有完成。还有一个问题评论分布和收购。换句话说,虽然自主出版为更多种类的书籍的出版打开了大门,但这些书籍如果没有发行就无法成功销售。所以,我们仍然受着那些做出购买决定的人的摆布书店此外,如果他们不致力于建立一个让每个人都喜欢的多样化的图书目录,这些书就不会被出售,无论是否自费出版。

从行业的立场来看,我们仍然局限于出版守门人认为适合市场的书籍,一个主要群体的声音和观点目前构成了市场上的大多数书籍,而其他较少听到的声音被排除在外。

多样性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书应该反映这一点。在出版业取得真正的进步之前,我们都被剥夺了通过文学接触独特、真实、丰富的文化视角的机会,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真正的悲剧。

如何让出版业更加多元化

展望未来,我建议大家共同采取以下步骤,朝着出版业的多样性迈出更大的步伐:

  1. 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努力让你的孩子和学生接触那些人物不像他们的书籍。它帮助他们了解到,尽管人们有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发型、不同的文化和家庭结构,但我们都是人,内在都是一样的。不要教孩子“看不到颜色”。相反,教他们看到不同肤色和不同文化的人的美。

  2. 学校和组织:开始邀请更多不同的作家来阅读。许多有着不同背景的孩子直到长大成人才会看到一个和他们长得很像的作家,因此他们也不会去努力成为一个作家。俗话说:“你不可能成为你看不见的人”。

  3. 出版公司:如果你目前没有多样化的员工,可以考虑承包#OwnVoices的读者,比如多样化的图书博客来填补这一空白。能够从书的角度提供他们的反馈目标受众为了发现潜在的毁灭性的种族偏见或语言,引入多样化的自由职业读者和评论者是立即增加公司多样性的最快方法,同时你也在努力促进长期固定员工的多样性。

  4. 零售商:是时候取消你们商店的种族隔离了。许多书店仍然把非主流群体的作者的作品放在自己的小区域,作为一种分类的方式。例如,不要设置非裔美国人部分,而是将所有标题整合起来,按类型或主题排列,而不考虑作者或主角的种族。为什么?这种搁置方式是有限制的,原因有几个。

第一个在美国,以这种方式划分图书会让购物者觉得这些书只有黑人读者感兴趣。它延续了一种错误的观念,即白人读者只想读关于其他白人的事情,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目前的搁置做法让人们很难找到替代的方法。

第二个在美国,通过把这些书放在自己的小区域,它限制了看过这些书的非黑人读者的数量,这影响了这本书的销量、知名度和整体成功。想想。除了黑人历史月,你有多少次亲自阅读当地书店的非裔美国人图书区?如果你的答案是永远不会,那就证明了我的观点。除非您有意寻找书店的这一部分,否则您可能不会偶然遇到它,因此,这些书永远不会被大多数购物者看到。

最后在美国,这导致书店认为销量低是因为这本书没有读者,而在现实中,当它只面向12%的人口营销时,真的很难卖出去。想象一下这种看法如何影响主人未来购买不同书籍的意愿。

正如你所看到的,无论你是父母、教育家、出版商、零售商,还是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你都可以在促进更包容的出版业中发挥作用,反映我们日益多样化的社会。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新的文字-动作

水晶Swain-Bates

著名的儿童书籍作者,水晶Swain-Bates她厌倦了市场上缺乏黑人儿童书籍,所以她创立了Goldest Karat出版社,以解决儿童文学缺乏多样性的问题。她的儿童书销量超过10万本,曾登上《福布斯》、CNN、《Essence》、《赫芬顿邮报》,还被用作电视节目的道具。Crystal被称为“多元化出版专家”为您完成出版服务和课程给那些想通过自助出版让自己的书变得生动的作者。

趋势